「兄長,外面很冷的,快進屋裡來吧!」見到兄長又裹著被單在陽台上站著,圓疑勸道。
方信往回頭看著自家弟弟,因生病而有的黑眼圈在寒冷的夜裡更顯得明顯。「再一下下,屋子裡太暖了有點乾燥。」
「太乾燥的話叫我弄一下就好啦!兄長你生病不可以那麼亂來!」說完,將方信推回房間。
 被推回房間,強制躺回床上休息的方信一臉無奈的看著圓疑:「小圓......」
「撒嬌沒用,現在你的身體最重要。」毫不留情的打槍。
「唉,」圓疑嘆了口氣「兄長你真的要好好休息,你一定能好起來的。」

「嗯,」蒼白的臉露出淡淡的微笑。
一定能好起來......小圓,我們都在自欺欺人呢......
我知道我已經沒有救了,可能再也無法保護你。死亡對我來說已經沒什麼好怕的,唯有對你還是無法放下心來......小圓,兄長很捨不得你啊......
「小圓,你可以去幫我煮碗稀飯嗎?我餓了。」方信摸摸被厚重暖被蓋住的肚子。
 聽到一直沒食慾的兄長想吃東西,圓疑大展笑容,「沒問題,兄長等我一下喔,我馬上去煮!」
說完,就跑著離開房間去廚房煮稀飯。
見圓疑離開,方信再度從床上爬起,拖著虛弱的身子打開陽台的門。因為住在貧民窟,夜晚裡的燈火寥寥可數。
 「各位......小圓就拜託你們了。」
方信對著漆黑的夜空喃喃自語。
啊...天空好像下起了雪呢......

《完》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