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客人很少,於是圓疑在送走最後一為客人之後決定去夜晚市場買東西。
因為自己身為白化症患者,以往出去買食材時都是中午左右,即使住在海底沒什麼光線,但那些路上的太陽燈仍會傷害到自己的皮膚,都讓他不得不墨鏡、大衣全副武裝的出去。
但現在是晚上,路上的燈光沒有那麼強了(除了某些地方),雖然還是有留幾盞供路人行走,但不至於傷害到自己。
圓疑只拿了錢包就出去了。
走出家門,圓疑舉高雙手伸了個懶腰,他已經好久沒有這樣站在外面了。
他微微一笑,把門鎖好之後,帶著愉悅的心情出發。
不過可能是他太高興了,路上沒燈,不代表店家沒燈。
「小哥你也真是的,下次至少戴副墨鏡吧!」店家老闆呵呵笑的幫圓疑挑選的法國麵包裝進圓疑的購物紙袋裡結帳。
「真不好意思......」圓疑瞇著眼睛,好在店家的燈和家裡的一樣是不會傷害到自己的普通電燈泡。
-- 記得小時後,被兄長帶去神殿時一不注意被曬的全身紅通通好痛喔.... --
「雖然那群小兔崽子應該不會找你麻煩,但還是要注意一下你的錢啊!」臨走前,老闆向圓疑叮嚀著。
「好的謝謝!」回以一個微笑,圓疑抱著紙袋離開店家。
走在晦暗的路上,並沒有什麼壞人在等著謀害他,他自己其實也知道,貧民窟裡並不是真的如外界所說的治安嚴重敗壞──那是演給外界看的,雖然治安也好不到哪去。
看著路上的點點燈光,雖然並不刺眼,但總有危險的感覺讓他不想離它太近。
海底國的人們不說,其實他們很想接觸那所謂的陽光吧?然而對大多數人來說是來自上的的懷抱,對他卻是唯恐避之不及的死神。
他的症狀其實很嚴重,但是因為居住在永不見天日的海底所以才不見其傷,他的視力也才能勉勉強強與他人無異。
連受個透過海水照射的陽光都會差點死亡,就算以後與陸上帝國結束戰爭,他也無法上岸生活在太陽下。
「或許,我才是最適合居住在永不見天日的地方的人吧?」他想著,從紙袋拿出一顆蘋果咬了一口。
 





Leave a Reply.